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mt000007

天道酬勤 地道酬善 商道酬信 业道酬精 人道酬诚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无锡俗话里的“阿二头”  

2015-01-18 13:36:34|  分类: 谈古论今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现在的孩子多为独生子女,都是家庭中的一等大好佬。所以对“阿二头”也不熟悉了。“阿二头”何许人也?简言之,无锡老底子阿大之令弟,阿三头之令兄也。

  大着新,二着旧,
  阿三着个破筋筋

  按理说:甲乙丙、子丑寅、ABC、哆来咪……只要按一二三序列排行,三兄弟的命运不会有啥格大差别。但是,在那时的实际生活中则不然。
  从穿衣服的角度来看,倷伲无锡有句俗话叫“大着新,二着旧,阿三着个破筋筋”。区别出来了。如此看来,阿二头还不算太委屈。但从宏观上更长远的方面来看,基本情况却是无法乐观:父母对于子女,大都最爱的是“首席”儿子阿大,末奶头阿三头也极易受到父母宠爱,如俄罗斯民间故事中的小儿子伊凡,比乃兄安德烈和斯杰潘要来得聪明伶俐来得讨人喜欢。

  大欢喜,小宝贝,
  当中夹着个打煞坯

  阿二头在这特定的关系中,既无承上启下的资格,也谈不上平列的“三脚撑”成员之一。这位二郎(二官、亚男、仲儿、次郎)自出娘胎就注定要饱尝老拳、备受棍棒,是一个十足的“好末说勿着,坏末总有份”的“勿塞头”。
  倷伲无锡有句经典土话,叫做“大欢喜,小宝贝,当中夹着个打煞坯。”纵观历史长河,只有《水浒传》里的武二郎,是幸运的例外,这并不是施耐庵的特别优待,只好怪武大郎长得太困难了。
  几个孩子闯了祸,父母往往不去责备阿大,并且护着阿三对阿二说:“佗还小勒,你比佗大,哪亨不懂事!”于是不管三七二十一,别别白白把阿二头痛打一顿,这大概就是“穷打阿二头”的来历。“穷打阿二头”是道地的土得掉渣的吴语。换了北方,该叫“狠揍二娃子”或叫“狠揍二柱子”。
  不论哪一座村庄,哪一条街巷,倒霉蛋阿二头都是分散的,成不了气候的,否则的话,假如阿二头横向联系联系,成立一个阿二头联谊会,也来它一个揭竿而起,向动粗的野蛮老爸讨个说法,并晓之以理,宣传打人是不文明的行为。

  “穷打阿二头”的演绎

  “穷打阿二头”五个字。第二个动词使用时可以更换。如某人穷看阿二头(看电视),兴致来时到街上“穷兜阿二头”,看到可口的食品酒菜“穷买阿二头”,回到家里“穷吃阿二头”,老酒“穷喝阿二头”,可惜肠胃不争气,担不起福泽,结果狼狈地“穷呕阿二头”,最后还落得被娇妻心痛地埋怨责备一通——“穷怪阿二头”。

  自古不讨喜的“二”

  “二”,这个字,从古到今,有时带有贬义。学者易中天早就研究出这个“二”不招人喜欢。可不是吗?喏:旧时的二流子、变节背叛的贰臣……我们今天经常提到的(三心)“两意”、“二奶”、“二心”、“两面派”、对人看不顺眼时连本身呒啥错误的二郎腿都受到讥讽:“神气活老现,跷起则葛‘二郎腿’!”“两边吃糖”(滑头从矛盾的双方都得到好处)……
  “二指禅”是流行于北方地区的三字俗语,指窃贼扒窃作案的手段(例如说:“据说他二指禅的功夫很厉害,多次行窃,屡屡得手。”),还有“二把刀”(戏指对某项工作知识不足,技术不高的人)、“某人有点二”(那是自嘲)、还有如“二皮脸”——讥讽不知羞耻的人(意谓其有两层脸皮,不怕撕破一层:外层撕破了,里面还有一层)讽刺非常到位,表达力特强。 (萧国桢)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2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